0%

年若虚无(三)

2020年3月,Teloi致谢曾经的自己。

七 浮世绘

回到房间,小姨正窝在床上看电视。回头看到到沈念先是一呆。
  “念念小朋友,你怎么淋雨啦?呦,脑袋的发型不错嘛,是不是让你出去吃饭你不吃追着看美女太入神,连下雨了都不知道,更顾不上躲了,有美女不能独享的知不知道,再说了你一个小屁孩家家感冒了怎么让我交代,你个笨蛋。“一进房间小姨就看到了沈念的狼狈样,又好气又好笑,赶忙起身到卫生间放水让他洗澡。
  也只有小姨能想出这么低等的笑话,沈念弯腰躲过小姨的拳头摸摸鼻子一阵无奈。
  洗完澡,顺便把自己的衣服也洗之后放在盆子里拿到阳台上挂好。正准备是不是该搬个凳子出来,突然房间里小姨那底气十足的一阵大笑,打消了沈念看夜景的念头,的确太煞风景。
  “最新快报,本市街区奥迪撞奥拓,再加上个奥特曼就更好了!“回到屋里,原来是电视里的本地台正播放新闻,小姨一回到成都俨然已经进入状态,一口本地话报出的消息让沈念接不上调,看来她今天玩的还不错,不用被她缠着聊天,沈念舒了一口气偷偷溜上床。
  躺在自己的床上听了一会儿歌之后,沈念已经有了睡意,一抬头发现竟然已经是十二点。看旁边的小姨还趴在床上看电视,可是电视上早已变成了无聊的广告。再仔细一看,原来小姨早已把自己裹成一团睡着。整个人就那么头朝下也不知道舒不舒服,
  “嘿嘿,”沈念下了床,正准备用手捏捏小姨的鼻子,告诉她奥特曼来拯救感冒的小孩了。于是走到电视边关上电视,一转身发现睡着的小姨脸上挂着两条泪痕。不由得停下了手。
  可爱的小姨。
  再坚强的背后,还是会放不下那些可爱的人们,那些爱过疯过在雨地里挥洒过的情感。
  长大了,便总要走一季的路去忘记去接受新的世界,也许,只有在梦里,我们还是孩子。
  “起床啦!起床啦!!“还在迷糊的沈念被枕头砸在了脸上,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又闭上,刚拨开脸上的凶器,然后又是一个枕头,不过这次是自己的,只好揉揉脑袋起身。
  “你这个暴力女!”看着精神无限换装的小姨,真觉得昨天晚上是不是自己做梦了。嘀咕了一声,看见小姨又有发飙的意思,马上钻进了卫生间。却又发现自己跑的太着急,连阳台上昨晚洗好的衣服也没拿进来。匆匆抹了把脸到阳台收好衣服放回行李箱。
  南房固有的天气,阳光依旧没有出来。有一种错觉让沈念觉得自己什么也没躲掉。
  “小姨,今天去哪里?”沈念边叠被子边对在旅行包里挑衣服的小姨说道。整个旅行包里全是衣服,真是头疼。
  “出去了再告诉你。”小姨一副神秘。
  “切……”
  出门吃了一顿超级辣的早餐让沈念见识了南房的饮食特色,连普通的盖饭里都是通红的辣椒。看着沈念皱眉头的样子,小姨喝着玉米粥差点没一口喷出来。
  转了两次车,先办了两张公交卡,然后小姨又是神神密密地拉着一头雾水的沈念又转了几次车。
  “小姨,你让我来这儿就是为了乘公交啊。”也难怪,这一个上午大部分时间就在拥挤的公交上度过了,见了各色各样的人。上班族,学生,农民工。开始沈念还会好奇的打量每一个人,听着半生不熟的方言。每次下车的拥挤,每次上车的好奇。到了后来,身上都困了。
  “就这么点路就开始叫!”说话间沈念脑袋上遭了一记。
  沈念耳朵里塞着耳机,靠在椅子上不敢再说话。
  驶过一条长长的路,到达了最后的终点站——国色天香乐园。看到巨门上又大又鲜艳招牌,沈念只好翻个白眼认了,感情小姨真把自己当小孩子。
  “快点啊!”一身白色的风衣小姨早已下车大喊,惹来不少目光。
  “疯女人,来了!”悄悄对着窗子说一句,心里暗爽。
  被小姨带着玩这玩那,反正不是沈念掏钱,也乐得如此。小姨还美其名曰为沈念惨淡灰暗的童年弥补空白,让沈念一阵感动,也就没有注意到小姨眼里的狡黠。
  “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当早上吃的盖饭从胃里翻腾出来的时候沈念觉得以后自己早上一定是不会再吃盖饭了。
  扶着墙,后怕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跳跃云霄,都忘记了怎么从上面下来的,眼里还泛着星星。好吧,这辈子再有人和自己说这个好玩他会杀人的。
  小姨在旁边大呼小叫的平息刚才的场景。
  “再来一次?”小姨递上一张纸巾。
  “饶了我吧!”
  “嘿嘿,走,姨带你去品味特色大餐。”
  “……”
  在异乡度过的第一个大年并没有想象中的孤寂,旅店的女主人很好客的给为数不多的住客送来的年夜饭,小姨赶忙道谢,只是本地话让沈念一头雾水,不过还是起身向主人问好。
  时间不长,电视里开始了联欢晚会,小姨早已不知道到哪打电话去了,留下沈念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玩手机,顺便给几个关系好的人发祝福短信。
  温晚说正和哥哥姐姐们斗地主,输的是一塌糊涂,暂时是不能抽出身来。而沫沫在放烟火。小丫头雅洁则是通宵准备看韩剧。爸爸妈妈告诉沈念早点睡觉好好休息,回来了有红包拿。不一会儿小姨回来,也坐着陪着沈念聊天。
  随着几位主持人的倒计时,十二点钟声响起。
  远方渐渐升起的烟火闪耀着整个天空,小孩的欢呼嬉笑,大人们的开心忙碌,如同一场巨大的浮世绘,闪耀在整个天空。
  临睡,温晚发来一句:“想没想你家沫沫啊?”不用想一定是赢了不少才有心情调侃沈念。
  沈念正在写游记,想了想,还是发过去一句:“你说呢?“
  “哈哈哈哈哈哈……”
  ……
  然后的然后,是什么时候觉得沈念变了样子,仿佛突然之间,变得不再时常听歌,也不会很多话,开学以来还没有过来聊过天,每天绷着脸也不知道谁欠他一百块似地,似乎就那么安静的坐下来看书写字。上午的最后一个自习,沫沫托着脑袋偷看前面的男生。
  此刻的沈念正在咬着笔头做上节课的物理老师留下的作业,温晚在一边看着,两个人不时说着什么。
  时间已经是三月,元宵节过后整个世界就像是敞开的狰狞巨兽,吞噬着整个校园的欢乐,头顶上的倒计时还在张牙舞爪地在每个人心头划开一道又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一道,又一道,直到每个人都变得沉默。
  下课的时候,偶尔有人在窗外大声的笑,很多人抬起头,笑笑又垂下不语。
  窗外的云飘了过来遮住了太阳,又放晴,窗台上的花刚刚泛出新芽。风吹着没有关好的窗户,发出呜呜的响声。黑板上反着光,模模糊糊有着上节课老师写下的字迹。讲台边放着成堆成堆的模拟卷,笔袋中永远备着的中性笔,男生脸上刚泛起青色的胡渣,女生扎起的马尾,翻书时发出的哗哗声响,满地放不下堆起的参考书,故意大声关起的门。
  大家像是一群上了发条的机器人,深深的汽油味在教室蔓延,仿佛只差一把火,所有的一切就会消失不见。
  这味道让沫沫想起一句话。
  “Imeanit’stheendofanera.这是一个时代的终结。”
  忍不住想逃。

八 没有你,没有我。

放学了,沫沫胡乱把面前还没有来得及多看的书收拾好,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像个乌龟一样不紧不慢的老师,话说自己的肚子早就饿了,现在脑袋和肚子一样空空的,看来没营养大脑不工作也是真的。
  同桌李璐在沫沫的耳朵旁边哈了一口气,沫沫回头。
  “你看今天高老师的头发像不像金毛狮王?”璐璐说完就开始笑。
  “让你这么一说还真是,你说老师怎么总是这个打扮啊!不换衣服就是了,今天连头发也没洗。”沫沫悄悄看了一眼老师。
  “人家是有孩子的人啦!就是想在乎形象也难,可怜的家庭妇男呦!恐怕是早上孩子又闹着让他送了吧。”
  “你真坏,这都敢乱猜!就不怕高老师听见了让你下次回答问题吃不了站着?”
  “切,我才不怕!走啦走啦,我们去吃饭!”
  若要说在这年轻的时代,有什么是心头的无力,莫不过便是这小小的围城,教室,宿舍,食堂,大不了再去次操场,转一个圈,再转一个,一切是那么顺理成章。
  每天早上醒来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吱吱唔唔说不出话,看看时间又是一天,却又像是逃避一样,昨夜的梦还在脑海里起起伏伏,开始还有一丝影子,然后随着太阳升起影子越来越短,知道影子也消失的时候,接受了新的一天。
  沫沫站在操场上冷的略微发抖,早上的风吹着头发挡住了眼睛,视线的那头,沈念走过来站好,眼神扫过沫沫,似有似无。
  “立正,向左转!”
  站在一起的时候总会忍不住躲开他的视线,也许是害怕吧,可是就这样安静的看他的后背,也很安心。记忆里从开学就没有再说过什么视线交汇的时候笑一笑,点点头就这么过去。
  是生疏么?也或者不是。自己做点开心的事情偷笑,隐隐感觉他也会投过来目光,那笑很久不见,似乎是不想让自己看到一样。
  “奇怪的男生……”沫沫脑袋里想着往前跑,差点被石头绊倒,听到身后隐隐的笑声,耳朵有点发烫。
  太阳升起,细缕的阳光从云中穿行而下,空气中散发着隔夜的温热,头顶上刻刻幻灭的云霞和微弱光线,时光以一种缓慢的姿态压迫过来,淡定的浅蓝色充斥在整个空间。
  回到教室翻出纸巾刚擦了擦汗,英语老师走进来,脸上带着笑,怀里抱着刚邮递过来的英语周报。眼尖的同学早已在低头叹气,传染一样蔓延了整个教室。
  “天啊,这还是早自习!让不让人活了……”
  “杀了我吧!!”
  “乐意效劳,哈哈……”
  ……
  好不容易捱到下课,沫沫拉着半睡的璐璐去吃早饭,临走瞟见沈念还在座位上,高高堆起的书挡住了面孔。
  完了,这小子学疯了。
  草草吃过早饭,看得还在和面条打架的璐璐一阵白眼。走上二楼买了一杯奶茶,提在手上暖暖的。小跑回到教室,却一个人也没有。
  值日生刚打扫完的教室里,还散发着一股泥土味。
  沫沫走到沈念的座位边,心里一阵乱跳,悄悄放下奶茶,转身想走,又觉得不能这么胆小吧,还是屏住气,拿起男生的钢笔在他的草稿纸上画了一个大猪头。
  “你不是要寻找光明吗,身体垮了怎么找?“疑问的语气,简简单单正好。
  走回自己的座位上,叹了口气,张开英语周报写着剩下的阅读。不知道是生涩的单词还是还未平息的心情,一点也写不下去。
  教室里渐渐人多了起来,声音开始变得嘈杂,身边有人走来走去,前面几个女生坐在一起聊天,沫沫索性也就放下笔,加入了胡侃。不一会快上课了,班长适时的表示安静,难得的效果不佳。沫沫抬起头看看表,无意看见提着水壶走进来的沈念,身上的衣服湿着,不用想就是去打篮球了。
  对着一无所知的沈念翻了个白眼,继续低头看自己的报纸。
  “喝吧喝吧你!喝的你傻了!“心里恶狠狠的想着。
  偷偷抬起头,却撞见了沈念若有所思的目光,似乎是想走过来,半路被无奈的班长请求着搬花浇水。
  沫沫心里发慌,起身去了厕所。
  沈念一转身的时间,沫沫已经出去,只好摸摸鼻子回到座位。
  奶茶还带着温热。
  ……
  “什么时候,学着和你一样,能懂得你的感受,有什么事也总想和你说。
  有时候,几天的梦里都有你,其实我不想这样,所以我也尽量不和你说话,你和我说话的时候爱理不理的。
  我怕走的太近,就走不出来了。
  我又觉得,其实我们之间距离很远,或者只能远远的看。
  我是越来越差了,就像是在逃避,可你从来也没有讨厌过我。或许我能谈心的朋友只有你了,可是有时候和你说话,我会觉得尴尬。
  如果没有我,我想你一定会很好。至少你不用乱想了啊,我还想,就这么一条路,走下去,不再打扰你,渐渐推出你的视线,或许是好的。
  早上刚睡醒的时候四点多,窗外的月亮很漂亮,那么亮,我以为开灯了呢。
  英语课的时候,太阳一会儿出来了,一会儿又回去了,忽闪忽闪的,然后就瞌睡了。
  看到英语检测的成绩,还是觉得这个冬天还没过去吗?可是都抽芽的啊,旁边的树上有鸟筑了窝,快春天了吧。
  不知道每天坐在这里做什么,感觉什么也不懂,尽管哟时候想哭,但是我没有啊,我是铁打的星星啊。“
  ——沫沫日记
  沈念捏着自己写字写到略微酸痛的胳膊,推推身边睡觉的温晚,也不知道这小子昨晚哪根筋抽到了非要熬夜看小说。虽然说今天中午放假谁也兴奋也不能这样啊!早上就告诉自己说要睡了,幸亏是语文课还好,看着他脑袋一颠一颠语文老师也拿他没办法。可是现在都下课了,又不能总是这样。
  还不醒,再来。
  直到上了物理课,班长喊起立,沈念终于将梦游的温晚叫醒,递给他一杯咖啡。
  “语文老师没生气吧?”温晚一副无知的表情,啜了一口。
  “估计你下次语文考不好老师会给你开小灶,你就等着吧你。”
  “那是我的荣幸!”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滚。”
  “听说你家那位这次考试不怎么样啊,没去聊聊安慰下?会不会让人想成没良心啊!”
  “你再说这样的话我就不给你挡老师了,我们又没什么。”
  “安啦安啦随你,听课皇帝大。”温晚撇撇嘴。
  还是会难过吧,你那么努力着。沈念想。
  有几次老师提问起沫沫,女生想张口,却又像是在犹豫,声音到了嘴边仿佛是按了静音,就那么站在那里。老师会不耐烦的叫下一个。沈念看着沫沫通红的耳朵,什么也说不出来,写字的笔用力了一点。
  她会抬头看那个高高在上的倒计时。
  她会在下午活动的时候坐上很久写复杂的习题。
  她会到处找人解决刚刚课上还未懂的习题。
  想起几个月之前的人,就像是一夜之间变了样子,或者也不能这么说吧,自己呢,是什么时候开始和她有了那淡淡的一层好看无言。
  要怪自己么,不是你想这样吗?
  ……
  从班长的手里接管了更改倒计时的工作,每天吃过早饭便要去改动那数字,擦掉一个数字重写或者直接补上一笔。
  可以感觉到每过一个星期就像是凭空吞噬了几天。

九 白色

最后,在这几十平方米的房间里,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同学和等待锁门的沈念。
  沈念一个人站在窗口,隔着玻璃看楼下的人群来来去去,左手旁一边的女生还在考虑着拿什么书回家好,硕大的书包早已装满。在女伴的催促下尽管最后还是没有装下,却也还是一脸不舍。
  楼下站在校门口的家长等着归来的战士们,送水,接过书包,一脸笑容的问问孩子最近怎么样。
  坐车回家的同学在司机的催促下草草上车,放下手中的包裹才翻着口袋买车票,才看到身边有好多自己认识的人,彼此打着招呼。
  靠的太近,总会有呼出的热气打在玻璃上,变得模糊不清,手指轻轻划过的时候世界也就变得失真。
  和最后一个同学告别,互相开着玩笑看他们离开。
  只剩了沈念一个人。
  连自己都忘记,是什么时候在每个放假的日子里喜欢上了这样。或者说也不是喜欢,只是习惯了吧,可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擦擦雾霭的玻璃,变得明亮之后,开始滑落一滴一滴的水珠,似乎是过了很久,眼睛里终于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和几个班里的同学一起,拎着书包说再见。
  对啊,再见。
  笑着挥挥手。
  那么,那些纠结在在梦里的辗转反侧,追逐,逃亡,笑亦或哭泣。那些担子,那些期望和祝福。消散在童年又被唤醒的伤痕。
  小小的自己,穿着妈妈织好的线衣在人群里自豪的说我要当一个有用的人的自己,常常被人说是微笑很好看的自己,想逃走的自己。
  有些话,还没有说出口,就已经结束了。
  结束吧,这样才会有新的不是么?
  可是为什么明明说服了自己还是这么痛。
  是不是我的羁绊太长太长。
  每次牵挂的时候,又在身前的枷锁上又加了一条。电影总会散场的是吧,可是如果是人生,错过之后还会这样遇见么?
  还会输,我努力过还是没有结果。
  不曾想,在大多数的梦中,都没有音乐的存在。
  离了音乐,我便少了灵魂。
  ——沈念如是说
  突然的,第二天早上下起了雨,沈念早上醒来之后睡不着,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习惯了天还没亮就开始行走在街道的日子,自然身体也就像是上好了的定时发条,滴滴嗒嗒心里明亮如昼。在尝试了很多办法之后还是再次入睡未果之后,沈念终于放弃了和生物钟怄气的欲望,翻身起床背起了单词。
  河图的天空就像是醒来的小孩,淅淅沥沥的小雨延续了整整一个上午。
  放假之后的日子毕竟悠闲,一上午写完了所有拿回家的试卷便再没有什么事情可做。只好搬着凳子干脆坐到了屋檐底下看书,妈妈走过来说了几句风大之类的话也就作罢。
  书里说:要先学会享受孤独才算成功者。
  突然之间感觉到了自己的孤僻,像潮水涌上了岸堤一般在心头决口,
  外面在下着雨,院子里狗狗顶着被淋湿了毛发不时的扇扇耳朵看着沈念。
  “念念过来帮我拿一下筷子,吃饭了。”妈妈走过来敲敲沈念的脑袋示意他吃饭。
  “嗯好,就来。”沈念磨磨蹭蹭搬好凳子回家。从厨房里取了几双筷子和父母坐在一起。
  “念念想什么啊,看你瘦的就知道挑食还不多吃点。”
  “妈我知道了啦,总是这样!我是基因问题好么,你看我爸的身材还不是和我一样。”
  “知道什么啊你,你看上次你张阿姨带孩子过来,看看你张阿姨的孩子那身体。人家才几岁你几岁,现在是高三了,更是要注意营养才行。“
  “饭挺好的,不用瞎补了。”沈念暗道一声惨了,加快了吃饭速度。
  “那要不要我去买点什么补品回来?听说前面那家水宜生里的机器不错啊。”
  “妈!你吃饭,都凉了。”
  “老沈你也说说你儿子!……”
  妈妈又开始向爸爸说个不停,还一直询问着健康水的事情,
  草草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脱掉鞋子躺倒床上,天花板空白一片,还是支起脑袋看向一边的书桌。
  语文,数学,英语,理综。成堆的参考书,蓝色的台灯,倒计时日历,还有什么……
  桌子上贴着的是姐姐高考后成功录取的喜报。记得那天常不喝酒的爸爸也直拉着送喜报的人的手写个不停。一中午喝醉了酒还在笑。
  那时候沈念觉得好神奇,也就最后问妈妈要了过来贴在自己的桌子上。
  渐渐长大了才知道了这张薄薄的红色纸所代表的意义,然而现在自己呢?每天都是在学习,可是又怎样。
  妈妈还在指望着家里出第二个大学生,这算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么?
  真是好想逃出来。却又觉得对不起父母从自己小时候开始就赋予自己的期望。
  那些虚无的光环。
  那些不可承受之重。
  那些在意的,不许多想的。
  沈念打开手机,沫沫的背影还是那样安静的不说话也不会带来什么。可是还是很安心。
  你说,要是你的话,会怎么样呢?
  是会坚持着往前勇敢的走过去不是么。
  谢谢你,给我的勇气。
  下午的时候看见了好看的阳光,暖暖的,好久没有这样在太阳下飞奔,沈念骑上单车,跑进少有人的街上,风吹起了衣角,打在他的胸膛上面痒痒的。
  和体育场的同伴们打了一下午篮球,晚上回到家才发现汗水将全身上下都浸湿了。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觉得很舒服。T恤松松垮垮的,有一种简单的顺从。
  和沫沫发短信说了自己今天的开心,听她说,喜欢白色衣服的人衍射出的性格则是希望同样纯白的人际关系,看到这里着实让沈念有一丝意外,也许真的是这样。
  临睡,想起来一个好玩的念头。
  ……
  开学的时间是下午,还未尽兴的学生又回到了学校里继续煎熬。不过高三五班的这个下午注定了一声又一声的惊叹。
  沈念也没想到会这样,一阵无语。
  “不就是剪个头发么?至于嘛你,还摸,再摸你的手就没了!”沈念一阵无奈的敲掉温晚蹭过来的魔爪。
  “帅气,霸气,无敌了你!你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想不开了?我还得你放哨呢么,不能留下我一个人啊!“温晚还是一边端详着沈念的半寸,念念有词。
  “去去去,烦死了。“
  “沈念,头发不错哦!“班长走过来也调侃道。
  周围人看着沈念恨不得撞豆腐的样子,哈哈大笑。
  沈念回头看沫沫,不知为何沫沫并没有注意到这里的情况,似乎是有心事。

十 解夏

“看什么看,又发春了吧。“温晚顺着沈念的目光回头发现目标。
  “……“
  “你是怎么想的啊,现在都没人了告诉我,放心我的嘴很严的!“温晚一脸的正义。
  “树大招风懂不懂,不懂就一边玩去,就这么简单。“沈念无奈只好说出了实情。
  “呦呦呦,没看出来啊。来,再摸摸。”
  “……滚”
  学校里考虑到住校生没时间写作业以及在宿舍里完成状况不佳,特意补上了一节附加的自习给住校的学生。
  最后一节晚自习之后,跑校生回家而住校生还有一节课要上,沈念在下课铃声中准备回家,收拾着东西,想了想还是起身回头看了看后面,人不在,似乎是出去了,然而后面的男生同样反过头来,看到沈念笑着递上一张纸条,笑着说再见。
  花色印边,浅浅的颜色,沈念很熟悉传递了三年的纸条,好久不见。
  收好心事,走出教室,楼梯的转角看见了正从上面走下来的沫沫,想了想,还是没有叫她。
  两个人安静的交错在转角。
  夜晚的星空异常的漂亮,沈念无心去看天上的月亮,交错过忙碌拥挤的人群,
  走下长长的阶梯,穿过几条街道回到家把自己扔在床上。妈妈端过晚饭放在了桌子上,却提不起沈念的胃口。
  “大白死了,它好好的怎么能死啊!这个星期回去的时候狗狗正在生病,姥姥给它吃了很多很多药还叫来了兽医给它输液,大白的也不叫,就那么看着我们。
  然后很安静的,在今天早上离开。
  我家的旧房也要开始拆迁,院子里的月季花,葡萄树,豆角,黄瓜,茄子,杏树,桃树……都要没了。我带了一个枝条来,它能活下来的是吧。
  姥爷还喂着几只鸟,也不知道往哪里放,我的童年小巷,就这样要变成废墟了。
  完了也就物是人非了吧。
  很舍不得。
  89年盖的房,05年我们搬走的,我住了整整十年。
  ……“
  第二天,沫沫拿来的枝条被插在了一个塑料瓶中,也总会有好奇的同学下了课去摸摸它。
  日子一成不变,究竟是时间改变了我们,还是我们改变了这一年。
  活动课是最自由的时间,整整五十分钟的时间自由支配,有爱玩的男生早已相伴着去打篮球,出门的时候篮球在楼道里拍的咚咚响,女生们大多坐在座位上看书,偶尔有嬉笑的声音传到耳边,声音渐渐变淡,变淡。
  “如果画别人的背影,繁华的心境,刻骨铭心也不一定是爱情。
  每一段消失的记忆,来不及珍惜,邻夏过去也不一定是爱情。
  如果画别人的背影,繁华的心境,刻骨铭心也不一定是爱情。
  每一段消失的记忆,来不及珍惜,迎风在笑你的一季无解的迷。
  如果画别人的背影,繁华的心境,刻骨铭心也不一定是爱情。
  每一段消失的记忆,来不及珍惜,迎风在笑你的一季无声哭泣……“
  校园广播里,华少翌唱着《解夏》
  沈念写着化学报纸,听到歌曲一怔。手也不由的停了下来。
  富有穿透力的钢琴声带他回到了记忆里。
  ……
  高二,晚饭时间。教室里已经没有了人,沈念坐在座位上,化学报纸上写的满满当当,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外文歌曲。
  手不自主的摸摸鼻子,这是他碰到难题的时候惯有的动作,用力有点大,结果鼻尖有点隐隐作痛。
  耳朵上的耳机突然被人拽走,把看报纸的沈念着实吓了一跳。
  “声音吵死了,你也能写进去啊!”说话的人在背后,躲着不让沈念看到。还是最后妥协,一脸的坏笑。
  “怎么样,就是我沫沫大大,不服气么?”沫沫双手叉在腰间,结果把自己给逗笑了。
  “干嘛抢人的耳机啊,你不是戴着么?”
  “吃饱了,就回来听歌,看见你神神秘秘的一个人坐在这里真有情调,就过来看看你,怎么样,有没有想我这个老同桌!”说着又去抢沈念的报纸,沈念也由着她来。
  “听听我的,我们换着听好了。我来看看你这个化学课代表是不是今天被老师打傻了,那巴掌挺疼啊看来!“
  沈念戴上沫沫递过来的耳机,心里一阵暖意又有点脸红。
  是啊,今天被化学老师叫上讲台写几个化学式,结果出了大错,被定在讲台上不说,还下课了在脖子上挨了化学老师一巴掌,那样魁梧的身材,沈念真觉得自己不留红印子就是万幸了。
  自己作为课代表,才是最丢人的。
  耳朵里渐渐响起的钢琴前奏,低沉的男声。沫沫在后面低着头看卷子不时瞎画。沈念笑着。
  有人进来了,沫沫吐了吐舌头,耳朵一红,从沈念耳朵上拽下耳机匆匆忙忙把他的东西放在桌子上跑掉。进门的女生一脸的尴尬,沈念只好低下头笑笑。
  没有了再听音乐的心思,专心写化学报纸。翻开被打乱的页数,右下角的地方,一个淡淡的心形。
  谢谢你!
  ……
  可惜时间早已就像流星划过一般的消逝。听着广播的沈念甩了甩脑袋,写不下去,起身出了教室。
  不知不觉这个冬天就这么过去了,晒着阳光,沈念的心情好了点,看着操场奔跑的男生那些一团团火焰一样,飞奔,跳跃,永不熄灭的青春。
  “阳光下存在的我们,究竟会变成怎样的存在,长大,穷尽又是什么,所谓的失去,究竟是自愿还是其它。
  早上去改日期的时候有点发呆。
  我就这样,慢慢看你走,或许也真的是,人越多反而越容易找到,视而不见偏偏遇见。
  不知不觉,男孩女孩的成长,变得勇敢,内心汹涌着整个世界。
  建起城堡,又倾倒,又建起。
  终没有最后一次。
  然后当推倒也变得毅然决然。不再哭泣不再迷茫。
  感谢他的无所畏惧,
  感谢她的不离不弃。
  那年,那男孩。
  那年,那女孩。
  都消失不见。
  原谅我,即使是最坏的结局,我也要守下去。“
  ——沈念
  最后沫沫还是看到了沈念的头发,原因是第二天的早操上沫沫怎么也找不到沈念了,要不是看见沈念的黑色衬衫还真的要担心他被班主任训。
  看到衬衫,再往上看了一点,还是不对啊,哪里还是有问题。
  慢慢的才发现了沈念那帅过流星的头发,呆滞之后当场抱住璐璐就忍不住想笑。璐璐推来她也不知道这妞发什么神经。
  欢乐的早上。
  “璐璐,你有没有看到沈念的头发,真是逗死了。”一回到教室,沫沫也顾不上擦擦脑袋上的汗,凑在璐璐的脑袋边。
  “昨天就看见了,那时候你还不知道给你的哪位白马王子写情书呢!估计一个班里就你不知道。说起来也有趣的很,沈同学很久没有剪过这么短了吧,会不会是考试没考好被老妈拉去的吧!“
  “不知道,不过还真的是好看啊!嘻嘻“
  “好看好看!你过去摸摸去。“
  “你不是喜欢干净的男生么?你去啊!”沫沫推推璐璐
  “呦呦你舍得我就去!”
  “舍得,你去吧!”沫沫红了脸还是嘴硬的很。
  沈念刚进教室,看到了红着脸的沫沫,一抹晨光照在她的身上。

十一 前文

那天早上我哭着醒来
  噩梦里惊醒的前一秒
  那个刚刚谢下帷幕的世界里
  漫天的白色花瓣落下
  就像一场告别宴会的结尾
  很多人围在你身边
  说你不再回来
  我哭的很伤心
  自己无力反驳
  醒来的时候就像是丢了心爱玩具的小孩
  望着满天的星星止不住的抽噎
  头一次这么强烈的希望第一缕晨光


  我只是记录生活,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如需转载,请咨询作者同意后,标明作者以及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