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年若虚无(二)

今天找的时候,才发现我将之前朋友帮我做的封面弄丢了。
封面已找回。

四 是晴天

自从第一天出门之后,沈念一连两天再没有出去,坐在暖暖的家里,人也变得懒起来。每天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也不知道哪里那么多的瞌睡。
  天气开始变冷,换上厚厚的毛衣,顿时感觉“强壮”不少。
  沫沫也再没有发过短信,第一天,沈念还发去晚安之类的话,没有收到信息。第二天也就作罢。
  三天的假期就这么眨眼过去。3号下午沈念早早来到学校。
  也许应了之前的那句话,自己真的什么也没有做,来了学校依然止不住的疲倦。
  教室里的人还不多,下午的阳光懒洋洋地照在教室里,一片金黄的颜色。沈念戴上耳机开始写习题,记得班主任说过,放假过后最重要的是找到学习的感觉,现在想想,还是没错的。第一天忙碌起来,才不会觉得学习累。
  天色已经开始泛黄,逐渐感觉到了灯光的明亮,沈念抬起头,摘下耳机,一片嘈杂的声音。温晚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坐到身边,正和前排的男生讨论着放假期间的游戏生活。主题当然是最近火起来的穿越火线,也就是CF。
  “晚,你就慢慢玩吧,什么时候了心思还在游戏上。”看到温婉有点忘形,沈念插进去一句话。
  “嘿嘿,等我到了下士我就不玩了,告诉你啊,放假头一天我在守望之城里当了ACE,杀了70多个,厉害吧!”温婉一点也没有着急的意思,炫耀着自己的战绩。
  “就你,我看你是在菜鸟营里玩的吧。”沈念继续打击着温晚。
  “谁说的,我好歹也算个高手。”温婉有点底气不足,想想沈念的技术就觉得发虚,也就没有提出挑战之类的话。要说这小子也是个怪才,手极稳,点起爆头来一点也看不出温柔。平日里也和他玩过FPS之类的射击游戏,可是总输的灰头灰脑。
  沈念没有继续和温晚谈论之类的话题,对于游戏,沈念还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之前也和温晚一样沉迷过,并不比他的狂热差多少,所以才会有着稳健的技术。可是时间长了,游戏似乎能影响人的生活。沈念是个用脑子玩游戏的人,生活并不是游戏,还是得继续,不像游戏那么没完没了。也就慢慢对游戏厌倦,没有了激情。
  走出来的人总是会不自觉地说道那些还在玩耍的孩子,并乐此不疲。可是很少有人知道,人总是在失去后才发觉的,单纯的说教只会让人厌倦,并不能成长。
  也许温晚有一天会发觉,但是绝对不是现在。
  物理老师进来之后便坐在讲台上再也没有起身,不知是不是也染上了假期懒惰症。偶尔有学生上讲台问题,也是一副我很烦的样子。沈念本来有几道题想问,看到这样,也就作罢。摆出一副无奈又可爱的样子看着温晚。
  “我说小白啊,你是不是放了三天假缺爱了,也不用这样吧,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女生,很可爱的。”温晚停下与前桌的讨论,往后躲了躲。一阵发毛。
  “去,谁让你介绍了,小碗子同学,你有没有爱心帮我一个忙呢?”沈念说完,把练习册丢给温晚,用手指着上面几道画好记号的习题。
  “不就是几道题嘛,包在我身上了!”温晚说完便拿着题走了上去,估计是没有领悟到物理老师的意愿。
  沈念在座位上忍着笑,看着有点发毛的物理老师和温晚,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腹黑,心里默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以此缓解内心的小小歉疚。
  结果直到下自习的时候,温晚才走下来,物理老师把一道题讲的天花乱坠,从力学讲到了电学又讲到能量守恒,各种方法都用过了,讲来讲去可是也只是说完了一道题。
  “物理老师更年期提前了。”疲惫的温晚只说了一句话,便趴在课桌上不起来,看来是让打击的不轻。
  “哈哈!哪有。”沈念终于笑出了声。
  “……“
  不知不觉窗外的太阳慢慢沉入山头,教室里的温度很高,热浪打在玻璃上,不一会便什么也看不到。只留下一个模糊的身影。
  时间慢慢往前走,毫不留恋,整整两个星期,沈念都在忙碌地复习,这个学期还有一个月考和一个期末考试等着。没有时间和温晚开玩笑,同样的,温晚也开始努力看书,时常在放学后还会沈念呆一会。
  沫沫在上次问题之后便再没有主动找过沈念,每天低头看书,中午放学后有时也会留下来写题。偶尔沈念走过她的身边,沫沫便抬起头看着沈念笑笑,眼睛里止不住的疲倦。
  不想看书的时候,沈念常会拿起一页白纸开始画画,有时候只是几根单薄的线条,有时候会是窗外的高大房屋,和沉沉的云彩混合在一起,铅笔画出的线条有一种淡淡的沉闷。或是想着身后的沫沫,画她的素描。
  直到月考的前一天,沈念的画已经存下厚厚的一叠,2B铅笔留下的是最单纯的记忆。
  “怎么样,明天有把握吗?”活动课,温婉看着沈念画完最后一笔,轻轻说道。
  “反正该看的都看了,写不出来我也没办法,数学没时间看了,今天只能再读几篇作文,最近感觉语文老师迷上了命题作文,不知道她操笔的试卷会不会写这个。”
  语文老师就是五班的班主任,兼语文教研组组长,月考的题都是由学校里自己出。每次月考的时候,大家便会猜题,有时还真的有猜中的时候。
  “越看书越觉得发虚,什么也不会。唉!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早知道平时就多看点书了。”
  “船到桥头自然直,车到山前必有路,不见黄河不掉泪,不见棺材不死心。”沈念慢慢背出这几句话,前面的还好,后面的把温晚气的够呛。
  温晚决定不理他,回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结果发现沫沫正盯着沈念看,心想这两个人还真的像,也不知道这样会一直到什么时候。高考完吗,可那不是结束的时候么?
  不管怎么说,有了沫沫的沈念,才不会落寞,这是温晚知道的。
  晚自习过后,沈念收拾书包,回头看沫沫,正做着同样的事情。于是飞快把书塞进书包,走到沫沫的前面。
  “你复习好了吗?”沫沫先开口,微笑着看着沈念、
  “差不多了吧,数学还有点没有看,不过也没时间了,希望不要考出来才好。你呢,这几天一定累坏了。”沈念坐在沫沫前面的桌子上,看她收拾。
  “还好,学进去的时候就什么也不管了。”沫沫吐了吐舌头。
  沈念帮她把书放进书包,两人一起往楼下走。
  “那个,明天加油!”沈念突然的说出一句话,这时候已经是楼下了,沫沫要住校,所以也只能送到这里。
  “加油!”回应沈念的是沫沫的微笑。
  沈念看着眼前的人,开心地笑了起来,不管明天有什么,应该都不会害怕了。
  转过身望着天空中漫天的星星。
  明天会是晴天吧。
  就像人永远不知道自己会梦到什么一样,河图的天气突然一连阴沉了两天,让人猝不及防。
  考试过后的天空万里无云,可是成绩却让沈念没有一点晴天的感觉。班级倒退了10名,学校里更是不用说。
  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算是接受了事实。看着身边的温晚,这次他进了全校前50,高兴的不得了。同样,沫沫也在进步,比上次的成绩好多了。
  回到家中之后,父母没有说什么,只有几句不着痒痛的鼓励,但是沈念知道,自己转身之后看不到的是他们的叹息。
  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写字台上翻开一本画册,却如何也没有翻阅的意思,开始发呆。
  看着天空,纯净地不带一丝云,亮丽的光洒满了整个房间,窗台上的盆景发着柔和的光晕。
  一股疲倦袭来,沈念趴在桌子上,睡着。
  世界还是亘古不变的模样,谈不上快乐,当然也不会忧伤。
  轻轻吹过的风会把一切都慢慢吹散,时过境迁之后,什么也没有。
  只是现在难受罢了。
  很想这么一直睡下去,一直。
  ……

五 天府之国

新年过后的日子仿佛是用月来计算,转眼已经到了年末,在温晚日夜数着指头的催促下,寒假如期而至。
  最后的期末考试,沈念勉强又回到全校前50,班主任告诉他,如果春节过后还是这样的话,高考很是个问题。并介绍了几家补课的地方,希望他在假期里好好想想。
  然而这个假期,沈念却一点补课的心思都没有,从小生长在书香门第,要想补课在亲戚中随便找一个就是。况且一个寒假,真的又能提高多少。
  放假的第一天,沈念随着看望大学朋友的小姨开始准备旅行。
  目的地,天府之国成都。
  第一次出远门,不知道该准备些什么,背包里装满又放空,又被装满。母亲在旁边指点,结果越帮越乱。到最后临走的时候,沈念看着两个大包发了愁。小姨笑着看沈念,说他不像个旅行的人,倒像是在逃亡。
  “逃亡么,算是吧。”沈念心想。
  下午五点的时候,沈念到了火车站,这时候天色已经开始泛黑。剪过票之后,来到轨道旁等待。
  看着发锈的铁轨,和火车一次次走过之后明亮的痕迹,不知有多少人每天奔波在这厚重的两条铁轨上,不经意地想起《小王子》里面的扳道工人说的话。
  “我分拣旅行者,上千个一捆……
  我把载着他们的火车打发出去,有时向左,有时向右……
  所有人都很匆忙,急着寻找,可是连司机都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
  从来没有人对他所在的地方满意……
  只有小孩子是幸运的,他们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
  “沈念,你知道你在寻找什么吗?”心里默默装下一个问题,看着远方驶来的火车,耀眼的前灯照亮了整个火车站。
  上车之后,看着河图的光亮慢慢汇聚成一点,泛着金属光泽的玻璃挡住了视线。唯能看到的只有自己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无比苍白。
  旅途,开始。
  在路上。
  第二天醒来,起身想看看窗外的风景,却只能看到一条宽广的河流,夹杂着泥沙,显得发黄略带一丝红色,有的地方漂浮着冰块。火车走在她的上方,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渺小。
  小姨从被子里爬起,顾不上凌乱的头发,扒到窗子上看着河流,嘴里嘟囔着差点睡过头,看不到黄河,边说边掏出手机拍照。
  “这就是黄河吗?”
  “是啊,很壮观吧,我都找不出形容词来描写见到她的感受,那时候上大学,来来回回,每次看见她,心里就会有种放开的感觉,和见到大海时不同,她是一种狂热的美。这也是我带你出来第一个要看的。”
  沈念呆呆地看着母亲河,被一种温暖的感觉缠绕,也学着小姨,拿出手机。
  十几秒后,火车离开黄河,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平原。
  随手翻开相册,第一张却看到了沫沫在教室里看夕阳的照片,漫天的火烧云照亮天际,沫沫一个人站在窗前,抬头看向天空。
  沈念抱着手机,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沫沫的样子,心里顿时觉得难受。很想打电话听听她的声音,最后还是没有。她说过在家的时候不能接电话。
  鬼使神差的,写下一条短信。
  “我想你了。”
  沫沫背着书包一个人走在街上,刚才收到一条短信,只有四个字我想你了。没有署名。
  放寒假去开通手机的时候刻意的取消了来电显示,所以现在并不知道这条充满暧昧的短信是谁发来的。或许是哪个男生无聊的表白吧,确实自己也收到过不少此类的短息。
  河图的天空又在阴沉着不说话,就像沈念一样,安静,却让人温暖。不知道他现在在哪,也许是在家睡懒觉,他说过放假的时候很喜欢窝在家里睡到自然醒,然后起来的时候在阳光下写字,听歌。
  沫沫露出一丝微笑。他送给自己的歌,真的很好听。
  已经来到补课的地方,沫沫深吸一口气,加快几步走到教室里。老师还没来,只有几个学生,随便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打开课本,翻看今天要讲的内容。
  拿出书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手机的按键,并没有在意,手机在书包里发出暖色的光芒。
  沈念也许永远不知道自己发的短信并没有让沫沫产生什么想法,可他确实很想知道沫沫的感觉。命运之轮并没有交汇,只是在沈念的心上划过一条的痕迹。浅浅的颜色,却又是那么真实的存在。
  和沫沫想的一样,沈念的确睡着了。眉头轻皱,枕边放着一本画册,画上的女孩,笑的无比开心。
  ……
  醒来以后,并没有收到沫沫的回信,沈念不敢去想沫沫生气之类的画面,只是希望移动公司今天出了故障,自己没有发过那样的话才好。
  可是,隐隐发痛的心告诉自己现实就是这样,无言代表了一切。
  风景在窗外不断的变化着,偶尔还会穿过隧道,风声从每个洞口传来,就像在呜咽。
  一天的时间,眼前的色彩不断地变化,从北方枯黄的树枝,慢慢到了青色的灌木。又逐渐转呈绿色。
  早上3点的时候经过一个华丽的站台。灯火通明的火车站上大大的三个字,重庆站。很多人上了车,说着听不懂的语言,偶然也会有过年之类的词语传入耳朵。随之而来的还有带着兴奋的笑容。
  火车所到之处,到处挂着红色的灯笼。一点一点闪过。像烟花般消散在地平线的尽头。
  自己的十八岁,也许要在这个地方开始。想到这里的时,沈念有一点想回家的念头。
  那个,一年四季灰色的河图。
  此时又是什么样呢?
  到达成都站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一下车,寒冷的风就像雨水一般涌进胸口。面无表情的下车,没有多余的讲话,跟着小姨穿梭在人群中。
  火车站的周围有很多人等着发车,沈念竟然还见到几个在地上打地铺的男子,面色沧桑。想来,应该是回家过年的打工者。
  在车站的周围随便找了一家面馆吃过早饭。天色开始微微发亮。坐在店里一等到8点的第一班公交车发车时,这才起身。
  直到在车上坐好,沈念才第一次细细打量这个城市。
  虽然已是冬季,可城市里依然是一片绿色。宽广的马路上到处都是车辆,来来往往很少有行人。
  突然感觉到一股不真实的感觉,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似乎自己只是个旅人。
  身体在走,灵魂却没有安定下来,这样的分离,无助,迷茫。
  小姨带着沈念换乘着一辆又一辆的公交,用她的话来说,即使是闭着眼,也能把沈念带到目的地。大学四年让她熟悉了这个城市,唯一的遗憾是没有留下来。她告诉沈念一个大学生的潜规则,一般大学四年的时光,足够让这些求学的孩子们熟悉这个城市,有了属于自己的人脉和地理优势。而现实是工作的时候往往会离开,或许是因为家庭,或许是因为一些人,只留下永远的记忆。
  “你以后最好要选择一个能让你安定的地方,大学里的时光做好在那个城市里生存的准备。也许你觉得呆在同样一个地方会单调。可这样对你并无坏处,相反你会得到很多想不到的优势。”到了旅店的门口时,小姨停了下来,慢慢地说出这些话。
  看着向来一副玩世不恭的小姨如此认真,沈念下意识地点点头。觉得她在这个城市里丢失的东西,或许真的一生都难以忘记。
  小姨进房之后马上跑到卫生间洗澡,长时间的旅程让两个人都感到无比疲倦。沈念放好行李,懒懒地躺在旅店的床上,摆成一个大字,盯着白色的房顶,想着小姨刚才的话。
  沫沫说过她喜欢武汉,以后大学很可能去。对于沈念来说,哪里其实都无所谓。沫沫无疑是给他做了选择,况且武汉还有自己的小妹妹,自己去武汉的机会可能性很大。
  “只要她一直喜欢那里,这不就好了么。”最后想到这句话之后,因为疲倦不由地睡着。
  脸上,嘴角浅浅弯起。

六 若爱

第二天清晨醒来已是十点,看看旁边的床上,被子已经叠好,房间里却不见小姨的身影。
  沈念穿好衣服,在电视上发现了一张便条,上面压着200块钱和房门钥匙。
  “我去找我的同学们了,看你睡的香就没有叫你起床,早饭自己解决。顺便把午饭也解决了。自己出门走走,下午回来了带你出去玩哈。”
  沈念无奈地笑笑,临走的时候母亲还在嘱咐贪玩的小姨要管好沈念,现在她却一个人出去了,真是的。
  沈念在卫生间洗漱之后,顶着湿淋淋的头发来到窗前看着外面的景色。昨天还晴空的天气今天却开始下雨。仿佛回到了河图一样,细细的雨丝落在水泥地上溅起一道道水花。发尾在微风中飞起又落下,感到一丝凉意。
  不知看了多久之后,沈念才回过神来想起自己还没有解决早饭,看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如小姨所说,的确是连午饭一起解决了。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锁好房门。走出旅馆随便找了一个方向开始走。
  因为没有饿的感觉,所以并不急着吃饭,难得的清净,可以在成都的街头游荡。
  天空还在飘着小雨,迎面而来的风和着泥土的清香,不一会身上的外套已经被雨水淋湿。路上不时有打着伞的行人看着这个在雨里踱步的男孩,露出不解的表情。
  此时的沈念却没有在意这些。
  没有喧闹,没有无尽的试题,没有压抑的感觉。
  或许这些就是自己想要旅行的原因。
  所谓旅行,恰似逃离。
  中午十二点整,下课之后,沫沫从补课的教室里出来,被明亮的阳光撞个正着。
  眯起眼睛缓解着不适,寻找和自己一起回家的女伴,直到教室里的人走空了也没等到。这才想到她昨天和自己说过今天不回家,要和几个朋友出去玩。
  轻骂自己记性差,紧了紧身上的书包带,一个人朝着家的方向走。
  双手插在上衣的衣兜里,指尖触到手机上的挂件,那是沈念送给自己的礼物,一只纯白色的小熊。突然想到沈念已经好几天没有和自己联系,不知道在干嘛,沫沫决定发短信问问他。
  “嘿!”仅仅一个字,沫沫笑着等沈念的反应。
  “嘿,我在成都。”
  “啊!我放假了还得补课呢,你倒好,直接去旅游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沫沫感叹着不公平。
  “可怜的,嘿嘿。今天都腊月二十八了,我可能要在这里过年,初七回去。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怎么,你要来接我啊?”
  “哼,你就好好玩吧,回来了看你的功课怎么办!”沫沫发过去之后才觉得后悔,对于沈念这几次的成绩,她也是知道的。希望他不要消极才好。可是谁让他非要说什么接他之类的话,让自己心跳都有点加速。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下意识地去掩饰。
  “玩什么啊,这里在下雨呢,我就在路上闲逛,一会儿去吃饭还是一个人。”
  “成都在下雨你还逛街,快点找个地方避雨啊!”沫沫看着沈念的语气,并不像自己想的在不开心。但是想起他一个人在下雨的街上走的画面,再看看河图明亮的天空,有一丝落寞的感觉,空间的差异似乎就这样把两个人隔开。
  “嗯,知道。你呢,在家吗?”
  “没有,我在回家的路上,明天就不去补课了,过年之后再去。”
  “还说我不小心,你也不是一样,走路还看手机,小心撞到电线杆!”
  “呵呵,不和你说了,我到家了。妈妈看到了会生气的。”不知不觉,此时已经走到家门口。
  “安好!”
  沈念抬起头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雨已经停了。
  随便地在路边的店里吃过午饭,准备回旅店。
  一阵八音盒的声音打破了之前的宁静,在刚刚下过雨的小巷里显得异常的空灵。
  沈念好奇地走进小巷,只有一家店铺开着门,音乐由门口的音响中发出。
  《想陪你一起旅行》,沈念知道这首歌,可是在这样的心情下突然听到,让他有了好奇心去看看。
  推开门之后,最先看到便是一把挂在墙上的金色吉他,满屋子都是堆起的光盘,杂乱无章的放在一起。一个男孩坐在地上擦着盒子上的尘土,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听见有人进门,男孩头也不回,默然的一句自己看吧,手上的工作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
  四处走走,全部都是外文CD,几乎没有国语歌手的专辑,少量的国语歌,也都是一些网络歌手的合集。甚至看到一张霸子的演唱会精选。这样的东西在其他地方根本见不到。此外还有一些平时不是太出名的外国乐队的典藏版CD。
  《HeroesAndThieves》,沈念拿下这张光盘,没有塑料外衣,可是光盘表面却一丝尘土都没有。
  “我可以用DJ吗?”沈念回头看着男孩。
  这时候男孩才抬起头,似乎是诧异沈念的话,但还是点了点头。
  沈念把光盘放进DJ中,第一首便是《HandsOnMe》。VanessaCarlton那特有的音调在店里想起。
  男孩看着沈念,此时的眼里有了明亮的颜色。
  “贝勒。”男孩轻轻吐出两个字,起身从放CD的架子上取下两个蒲团,自己坐下,把另一个放在身边。
  “要不要一起来。”
  “好。”沈念坐在他的身边。
  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一下午的时间,沈念呆在店里和他聊天。与他的名字一样,这个店的名字同样是贝勒。偶尔有人进来之后便马上离开,两人都不以为奇。
  毕竟在中国,真正爱听外文歌曲的人实在稀少。
  贝勒是个业余歌手,中学的时候离开了学校自己组建乐队,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走遍了四川的每个地方,最后因为没有资金支持,乐队最终不得不解散。大家各奔东西,做了不同的职业。
  自己在这里靠着父母的支持租了一家房卖光盘,可是因为喜好,所听的大多都不是现在流行的国语歌曲之类,于是根本不去买之类的CD。很多人进来看看之后便离开,所以每个月都在赔钱,然而贝勒全无在乎之意。
  “那些人根本不懂。”
  说这些的时候,沈念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和自己年纪相仿。太早的接触到这个社会,让他没有了棱角,独自一人在自己的天堂里搭建着属于曾经梦想的国度。
  夜晚临近,沈念起身离开,背包里有着自己买下的两张CD,贝勒没有说什么,只是又在沈念的背包里放进一张光盘,是他最喜欢的一张《MaybeI‘mDreaming》。然后像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站在门口挥挥手,和沈念说再见。
  世界里总有一些你要见到的人,他们默默地生活在不经意的角落,也许你们彼此并不认识,可是当你走过的时候,他们便化为天使。或许只是一个微笑,一句问候,一点点呆在一起的时光,都能在你的生命里画下最美丽的印记。
  沫沫在新年时写下的这些话语,当时沈念看到的时候,并没有太大触动。而现在,走在霓虹灯闪耀的街口,看着身后贝勒模糊的影子,觉得他就像是一个天使,整个夜空便是他那双翅膀,伸展在整个世界里,发出低调的光芒。
  若爱,请深爱。


  我只是记录生活,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如需转载,请咨询作者同意后,标明作者以及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