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年若虚无(一)

就这样,苟且在世上吧,为了自己,为了懦弱,为了不知不觉走过的青春。
我总是长不大,我总是很笨,我总是单纯的想要爱或被爱。

2012年6月,笔名漠河爱极光发布于起点中文网。

开篇

这是我的第一本书,也许会文笔欠佳,可是依旧是我最青涩时光中写下的记忆。
成长中迷茫的沈念,可爱的沫沫,调皮鬼雅洁,在一地交汇,又分开,各自走向自己的未来。
回首青春,也会发现自己不经意间早已变了模样。
那些,爱过,疯过,又带着点点不舍。
他说,她说,他们说,善良是对自己最大的惩罚,或许从开始他们就知道,谁也知道,不为人知的伤害中教会了他们如何生存,如何去欺骗,如何在每个孤单的夜里,一个人走在陌生的城市留下泪水,亦哭,亦笑。
就这样,苟且在世上吧,为了自己,为了懦弱,为了不知不觉走过的青春。
我总是长不大,我总是很笨,我总是单纯的想要爱或被爱。
我为自己的青春流过泪,流过血,甚至亲手埋葬下小小的懦弱,我害怕过,我胆小过,甚至看到暴力看到漠然的目光会睡不着。
所以,我开始学着爱,做好每一件事给自己爱的人。即使你们再能打倒我,那又怎样

首行诗

迷途的小蚂蚁
找不到家的方向
大雾迷失方向
都是一样的灰色
开始哭泣
再也找不到
每次天黑
有你,有你的微笑
停留在路口
还记得
曾经快乐的时光
你带着我
走遍这片土地的每个角落
亲吻着露水
你说你爱我的模样
光脚丫的小姑娘
终于能在天黑前
找到家的方向
天空依然是灰色
开始回忆
再也听不到
每次任性
有你,有你的小心
守在我身边
到现在
你究竟在哪歌唱
我又走在
一起走过的那些角落里
聆听着过去
回荡在这里的记忆。
……

第一次见到你

第一次见到沈念是在高一后半学期,我正在自己的桌子上翻着物理书,这个深奥的科目让我头痛不已,手里的笔在稿纸没有规律的划来划去,几笔之后竟然是一个脑袋大身子小的小兔子,大大的眼睛,没有焦点。
我像是自嘲一样笑了笑,算是表示自己的无奈,过几天会有一次月考,可这该死的物理却丝毫没有进入我的视线之中。
周围的人都在低头看书,没有人注意我这幅小小的作品,看着窗外的云彩飘来飘去,我的心也像是随它们而去。
“吱呀”门开的声音,我飞快地将稿纸撕下来,扔到旁边的课桌里。那是一个空座位,全班59个人,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班级里,没有人会和一个对自己没有帮助甚至是负担的人坐在一起。语文110以上,理科弱智的人也本不应该呆在这个全校最好的理科班级里,很不幸,我正是。
意料之中的,班主任走进来,环顾了一下安静的班级。
“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
说完之后,对着门的位置示意,一个男生走了进来,高瘦的身材,白色T恤,斜跨着一个背包,脸上没有任何表情,面对全班。
“我叫沈念,很高兴来到这个班级,请大家多多关照。”
千篇一律的介绍,并没有吸引太多人的注意,稀松的掌声之后,班主任示意他找位置坐下,他径直朝我走来,这时我才回过神来以后要有同桌的事实。
没有太多的想法,继续低下头看物理书,与其让我接触一个陌生人还不如面对接下来的考试。
人就是这样,习惯孤单之后,总有自己的方式去找到存在的价值。
接下来的日子,没有太多的变故,我被这次考试弄得焦头烂额,最后的结果也算竞合我意,成绩在60分以上没有挂科。对于这个班里的每个人来说都是羞耻的成绩能让我满意,可见一斑。
嘈杂的声音在身边环绕,前面的两个女生还在为着一个选择题争论不停。我拿出mp3开始听歌,将声音调到刚好盖过噪音的程度。
不经意的一瞥,身边的沈念竟然在看着一本小说,熟悉的封面让我略有呆滞,是**蔡的《回眸》。曾经为了这本书走遍河图的大街小巷,此刻竟然在身边,让我有一丝心动,像是见到了国宝一样打量着他,我以为在这个班里的人是不会浪费时间去看一个网路作家的小说的,有这些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做够做上一套数学或者化学题。
或许是感觉到了我的目光,男生偏过头,礼貌的笑笑。
“你喜欢画画?”突然的发问。让我猝不及防。
“嗯,啊,那个你怎么知道”
“这个。”说完从语文书里找出一页纸,是我几天前的大作。我觉得自己的耳朵红了。
见我不说话,他只是笑笑,也没有说什么。
直到后来,我们分开坐。
我才知道,原来他也是会画画的。

一 回首

世界永远是欢乐的天堂
  容不得半分忧伤
  三,二,一.
  新年快乐!
  时钟指向十二点整,沉寂的人群突然爆发,互相诉说着祝福,追赶着往他人身上喷洒彩带。不时有气球爆裂的声音,胆小的女生便躲在男生后面,只露出绯红的脸。
  几对恋人安静的相拥,在耳边轻语。
  舞台上的主持人适时地洒下巧克力,送上美好的祝愿。
  站在帷幕后面的沈念看着台下的人群,嘴角扬起一道好看的弧线,拿起自己的外套,从后门退出了礼堂。
  回头看看身后的礼堂,依稀还能听到欢乐的声音,金色的光芒在深夜里显得无比美丽。
  “没想到,我还是不适应这样的生活!”看着夜空,嘲笑一般地对自己说。
  突然地停下脚步,路灯下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无奈的笑笑。还未开口,那人已经跑过来。
  “哥,你看我厉害不,知道你就会跑。特地在这里等你,要说你还真的和别人不一样,自己导演的晚会,就这么走了,不再看看么?”
  “呵呵,我想睡觉了,就出来了”看着面前比自己低一头的女孩,沈念笑着回答道。
  “别人也许还能相信了,要骗我,再等等吧!”女孩明显不买沈念的帐,搓着冻红的双手,顶回一句。
  “嗯”
  “嗯什么嗯,你得陪我去逛街,谁让我等了这么长时间的。”说完也不管沈念答不答应,转身向校门外走去。
  摇了摇头,算是表示无奈,跟了上去。这么晚了,总不能让她一个人乱跑,看着前面的女孩,已经把兜帽翻起,看不见面孔,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笑。
  两人不时地走过路灯,影子长长短短,铺在街道。校园外有一条步行街,由于新年的缘故,依旧是灯火通明。
  女孩在一个橱窗前停了下来,一个黑色的舌鸭帽安静地放在角落,停了几秒后,她走进了这家店铺,出来时那顶帽子已经拿在了手里。
  悄悄跑到还在看着夜景的沈念身后,替他戴上。
  “哥,还在想她吗?”突然的发问。
  “嗯。”
  “来了武汉这么久了,我都没见你开心过,值得吗?我没见过的她,真的能让你这么长时间都难忘记。”看着哥哥的背影,半长的发尾在风里飘起,永远是一身的黑色,安静,成熟。在学校里有多少女孩喜欢,可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人。
  “走吧,哥带你去喝奶茶”没有回答,转身给女孩一个微笑,替她戴起进商店之后就褪下的帽子,继续朝前走去。
  “服务员,麻烦给我一杯咖啡,卡布奇诺,加奶不要加糖。还有一杯奶茶,香芋味,谢谢!”
  将那杯香芋的推给前面的女孩,看着她生气嘟起的嘴,沈念也不说话,安静地等她数落。
  女孩一点也没有喝的意思,把奶茶揣在手里,嘴嘟的越发的好看。
  “雅洁,快点喝吧,一会儿要凉了。喝完我送你回家,伯母一定会着急的。”沈念轻念着女孩的名字,
  “你要是不说我就不喝,反正我妈也早就睡着了。”女孩一点也不买沈念的帐。
  “那好,说什么。”
  “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雅洁显得不依不饶,小小的啜了一口奶茶,等待着沈念的回答。
  “她,是个很普通的女生,和你差不多高,比你大一岁,安静,很喜欢武汉。心情不好时总爱哭,而笑起来的时候整个天空都因她而明亮。”沈念安静地说出自己心中的人。
  “这样啊,那你喜欢她什么?”
  “我也不知道,可就是喜欢”
  “这就是爱吗?没有理由。”低下头喝着奶茶,似乎不是在问沈念。
  “也许……”
  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事,不再说话。
  半个小时后二人走在回校的路上,雅洁早已控制不住睡意,眼睛半开半闭,沈念拉着她走向女生宿舍,既然家里人睡着了,也只能把她安排到那里。
  敲了几声门之后,让她自己进去。临走,听到雅洁一声轻轻的晚安。
  “晚安”
  手机里的时间显示的已经是2011年。突然的不习惯,让沈念皱了皱眉头,回想起365个2010,也只是一瞬间的事,转眼间,就已经是过去。
  这时候,天上突然飘起了雪花,越来越大,直到回过神来时,一身的黑色早已变得花白,手指已经冻僵,心却开始变得温暖起来。半年多时间,武汉的第一场雪,让沈念感到无比的快乐,仿佛一切都没变,自己还是18岁,而此刻又回到了北方的小镇,记忆,便随着雪,涌上心头。
  “沫沫,下雪了。”眼里的神采,似乎能温暖整个世界。

二 伊始

2009年末
  河图,北方小镇,两面环山。
  十二月的天空总是灰色,懒懒的让人提不起精神,此刻,高三五班的教室里,到处是翻书的声音,每个人就像是在和自己打仗,空气也就愈发的沉闷,连有人咳几声都能招来身边无数的白眼。
  沈念低着头,在一张语文卷子上画画写写,不时停下来查古汉语字典,眉头都快拧在了一起。
  “小白,干什么那么急啊,又不是考试,语文老师不是说了新年以后讲吗?还有两天呢.”同桌转过脸来。
  “不急也得写,反正逃不掉。”没有抬头地回过一句。手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你慢慢写,写完我看看。”
  “……”
  和沈念一样,同桌温晚也是在河图长大,从小便和沈念认识,而班里大多都是来自其他的地方,只是因为这里有全市最好的高中。
  半个小时后,已经放学,教室里只剩下零星几个人。写完最后一句话,放下笔,不再看卷子一眼,放在了温晚的位子上。
  从课桌里翻出团起的废纸,起身朝教室后面的垃圾箱走去,回来时,在倒数第二排的地方缓了缓,桌子上早已没人,同样的语文试题,清秀的字迹安静地铺满。
  轻轻扬起嘴角。
  沈念从书包里拿出耳机,戴好,走出教室。穿过校园时,已经有班里的男生带着从商店买回的零食往教学楼走,互相点点头,算是示意。
  “我回来了。”推开门。
  “快吃饭吧,每天都睡的迟,吃完了躺一会。”母亲盛来一碗粥,边走边说。父亲在桌子旁边翻看着报纸,见沈念回来了放下,一家人这才坐到了一起开始吃饭。
  饭桌上,母亲不时地往沈念碗里添菜,生怕儿子营养不好。沈念催促几声后,才作罢。
  “你姐过明天带着儿子过来,放学了早点回家,见见你的外甥。五个月了,快是学本事的时候了,亲的很。”
  “恩,记住了。”
  “这几天温度又要下降,我给你找出来了厚衣服,就在你的床上,你记得穿上。”
  “妈,教室里热,没事。厚了不方便,而且容易瞌睡。”
  “哦,那好,你自己记得添衣服。”母亲笑着对儿子说。
  吃完饭,母亲在厨房里洗碗,沈念走进自己的房间躺下,随手上好闹钟,学校里时间很紧,即使睡觉也只是四十五分钟。可从小养成了习惯,如果中午不睡,下午一定会没有精神。
  “小子,想什么呢?”温晚看着发呆的沈念,就像是着了魔似地,数学老师已经在黑板上写了很多板书,平时的他,应该是抄着笔记才对,可是摊开的笔记本上,只写了题目,拿着笔的人却没有再写一个字。
  “没什么,听课吧。”回了回神,沈念开始听课。
  梦永远是奇怪的事情,刚才,走在一条青石小路上,光着脚,看看身上的衣服,想起是妈妈在7岁生日那天买回来的,红色的线衣,穿在小小的身子上。
  就这么一直走,不知道原因。
  恍惚了一下,场景改变,来到一扇门前,敲门,低的连自己也听不到,可是门却开了。很多人走了出来,小小的沈念被人群挤在一旁,看着一个个背影。而他,似是空气一般,始终没有人回头看一眼。
  沈念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影子,不曾开口。
  灰色的帷幕,小小的房子,零散的人群,低头的沈念。
  世界从此定格。
  思绪回到现实,沈念眼睛看着数学老师,可什么也听不进去,一股压抑从心里散出来,随手在一页纸上涂鸦,零散的线条马上涂满了整页纸张。
  下课了,随手把废纸揉成一团,塞进课桌。看看窗外灰色的天,几秒后,终于把心收回了教室。
  每天的傍晚本来有一个小时的吃饭时间,自从上了高三之后,沈念便不再回家,在教室里写作业,或者温习新课,有时候,也会翻开一本小说,不为情节,只是想看看每个故事发生时候的天气描写。
  有时候是晴天,有时候下雨,抑或是清风。每个作者写的都不一样。而每次阅读,都能在不经意的角落,找到新的故事。
  “沈念,给我讲几道题好吗?”女生的声音响起在耳边。
  沈念正看着一本小说,眼角突然一暗,看着身边的人,呆了呆。
  “嗯。”露出一个笑容,点了点头。
  高二分文理后,班里的女生学理科便开始觉得吃力,也许是文理思维不同,男生似乎更容易理解那些抽象的模型之类的东西。
  女孩坐在温晚的位子上,展开前几天发下来的物理卷,几道题前早已用红笔画上了记号。沈念看了题,拿出一页纸开始讲。
  十分钟后,教师里早已没有人,身前的纸上写满了解题的思路,女孩安静地听着沈念讲解。
  讲完了最后一道题之后,看着女孩起身收拾东西,好看的侧脸,比自己低一头的身高,还有发红的耳朵。
  沈念想说话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突然想起自己落下的笔记。
  “沫沫,让我看一下你的数学笔记。”
  “啊?”正在收拾东西的沫沫没有听清楚,转过头,看着沈念的眼睛。
  “数学笔记借我看看,今天上课走神了。”
  “呵呵,嗯。”
  沈念把课桌上的小说回书包,接过沫沫递过来的笔记,翻开等到抄完的时候,已经开始上晚自习。回头看看后面的沫沫,正在写着习题。
  “喂,你干嘛老看人家?”温晚拍了沈念一掌,悄悄在他耳边笑着说。
  “你想看你也看啊!”回过头,放好笔记,开始写习题。
  “算了吧,不敢,谁不知道你喜欢她。”温晚一副我怕你的表情。
  沈念只笑不语。
  第二天中午放学,早早地从学校里回到家,走到门口就听见姐夫爽朗的笑声。进了门,母亲正抱着孩子。姐姐和姐夫坐在一旁和父亲聊天。
  “姐夫。”沈念唤了一声。
  “念念啊,放学了,来,看你小外甥。”
  沈念过去看着孩子,母亲示意让他抱抱,沈念伸出双臂比划了几下,不敢接。
  “妈,算了吧,不会。”只好对着小家伙摆一个鬼脸。
  “以后你有了儿子,怎么,你也不抱了?”姐夫调侃沈念。
  “以后就会了。”
  一家人全笑了起来。姐姐走过来,教沈念怎么伸手。真的抱在怀里时,沈念开心地唤着小家伙的名字,不知为何,觉得无比开心。
  母亲和姐姐说着沈念小时候的事,就像是一眨眼的时间,一晃十几年过去,当初半大的毛小子已经是当舅舅的人了。
  吃过饭后,姐姐和姐夫坐车回家,沈念和母亲聊了几句后,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沈念想起母亲的话,和抱着孩子时候的感觉。突然很想问自己一个愚蠢的问题。难道人就是为了下一代而活的吗?
  “在想什么啊!”最后对着自己吐出一句话。连自己都笑了起来。
  09年的最后一天上午。
  新年的来临给了高三的学子们一个喘息的时间,学校终于在全体师生的共同要求之下答应放假三天。
  沈念一点也不想放假,这个想法告诉温晚之后,后者惊讶不已。
  “你为什么不想放假,总有原因吧?”温晚是在想不通,长期的校园生活,即使是再怎么想学习的人,都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
  “放假有什么啊,吃好喝好玩好,三天之后来了,心也收不回来。”说这些的时候,沈念有一丝脸红,可温晚没感觉出来。
  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没有说出来。
  最后一节课,所有人都听的心不在焉,恨不得把小时当秒来度过。老师也受了感染,提前布置好作业,离开了教室,只是叮嘱要等放学后再下课。一时间,教室里欢声大作。
  熬过了十几分钟后,下课铃一响,所有人拿起早已收拾好的书包往外走。沈念回头看正在收拾书包的沫沫,沫沫抬起头冲他笑笑。听见有人催促一起回家,便应一声,拿起书包离开了教室。
  沈念回过身,看向窗外,感觉天又暗了几分。
  本想问候她新年快乐,本想问她放假了会做什么,本想约她一起出来,可真的写好之后,却没有了勇气。
  感觉着右手里的纸条,握紧,又松开。轻叹一声,把纸条放进笔记本中。
  用钥匙锁好教室门,校园里已经没有几个人,顿时显得空旷。
  沈念戴好耳机,转身离开。
  回家的路上,突然在路边的车窗上看到自己臭臭的表情,想起初中时看过的一个短小说,不要把自己的压抑带给家人。于是对着车窗做了一个鬼脸,看着里面的大男孩,笑了起来。

三 点绛唇

晚上的时候沈念坐在写字台上看书,身前摆着一本《纳兰词》。这时天空突然飘起了雪花,不一会儿,从窗外能看到的就只剩下白色。
  手机响起,有人发来了短信。沈念把目光从窗外转向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新年快乐!在干嘛?”短短的几个字,却让沈念傻笑着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名字。
  “嗯,新年快乐!09年就这么过去了,我在看雪。”发过去之后,便是最难熬的等待。
  “是啊,下雪了。初中的时候,学校里还有晚会呢,上了高中,成天就知道学啊学的,感觉到的只有累,唉。”
  “还有一年,我们就可以在大学里了,到时候,我给你举办一场新年晚会!”
  “真的!那你要记得。到了大学里,我会看你这个不爱说话的人怎么带着一帮人表演呢!”
  “不许小看我哦!不说话不代表我不会啊。对了,你明天出来吗?”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一句。
  “好好好,不小看你,大看你。这几天妈妈生病了,我得在家陪她,出不来。”
  “严重吗?看医生了没有”
  “看过了,医生说只是有点劳累,撞上了感冒,吃点药休息几天就好。”
  “那就好,明天一定会很冷,你多套件衣服。”
  “好,我记下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得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晚安。”
  “嗯,晚安。”
  沈念放下手机,从书包里掏出日记本,学着刚刚从《纳兰词》里看到的格式,开始填词。
  《点绛唇》
  屡屡踏青,转川无声相视笑。廊间轻嗅,暗香辨妆素。又剪红帖,颦欢映娇容。落花日,纳词送旧,愿祈新年福。
  自然地在5点半醒来,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
  昨晚写的《点绛唇》还在书桌上,映衬着昏暗的光,发出柔柔的色彩。起身穿好衣服,打开台灯,把日记放回书包,拿出英语书开始背单词。
  不一会,母亲也起床开始做饭,期间端来一杯水,缓缓上升的水汽消散在屋子里,一阵温暖。
  吃过早饭后,和母亲打了声招呼,想出门走走。
  走在雪地里,脚下的雪吱吱作响,云彩依旧是大片灰色,头上还在不断地飘着雪花,挂在沈念黑色的的运动服上。
  大雪把河图覆盖地严严实实,太阳还没有出来,路旁柳树的枯枝上挂满了银白色的雪花。街上的路人顿时少了很多,只有在马路上飞奔的孩子们高兴地不得了。
  几个小孩子在空地堆起一个雪人,正忙着往雪人脑袋上装鼻子,小脸冻得通红。来来往往的大人看着欢呼雀跃的孩子们,露出笑容。
  沈念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心里想着去哪里好,却一点念头都没有。不经意地看到左手边的奶茶店,不由地走过去。
  推开门,特有的奶香味弥漫在小小的屋子里,沈念要了一杯卡布奇诺,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掏出手机挂上QQ。
  “新年快乐!哥哥,大清早干嘛呢?”
  说话的是武汉的小妹,不是沈念的亲妹妹,而是三年前在网上认识一个小女孩,那时候沈念养着一个宠物,到了结婚的年龄了,就在帖吧里发了一条帖子,本来没抱太大希望,结果没过多久,这个叫喻雅洁的小女孩居然联系上了沈念。沈念想也没想,闪电结婚。
  雅洁小沈念一岁,从小住在武汉,父母在她小的时候离婚分家。她跟了做教师的母亲。在与沈念聊了有一年多之后,两人认为兄妹。平时的雅洁是个小淘气,性格大大咧咧却不失主见。
  “哥哥睡不着,也许是平时起早习惯了,结果连睡懒觉的福气也没有。呵呵,你还不是一样,这么早就坐在电脑上了。妈妈不会说你?”
  “妈妈不在,今天一早就出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出去相亲。嘿,我在看电视呢!”
  “有的电视不看非要在电脑上啊!”对于雅洁的家庭,沈念不好插口,也就躲过了这个话题。
  “电视坏了。”雅洁发来一个无奈的表情。
  “这……”
  “嘿嘿,哥哥,你在哪呢?”
  “奶茶店。”
  “和你女朋友吗?”又是一个偷笑的表情。
  “怎么,一个人就不能来了啊?再说了,你哥哥还没有女朋友哦!”沈念突然想起了沫沫,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什么。
  “没有情调,哼哼!那喜欢的人总有吧。”
  “嗯.”
  “啊哈,那她喜欢你吗?”沈念一阵头痛,感觉自己引发了一个错误的话题,小丫头正是到了恋爱的花季,对这些敏感的很。
  “不知道,应该还好吧。问我这些,怎么,你有男朋友了?”沈念决定转移话题,免得到最后被问个脸红。
  “没有,不过我喜欢一个人,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哦?我们的小丫头有喜欢的人啦!什么情况?”
  “我见了他会脸红。”
  “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没看出来没看出来。”沈念笑了起来,喝了一口咖啡。奶茶店里的音响里放着一首不知道名字的钢琴曲,很好听。
  “反正就是这样啦!”
  “那你怎么喜欢上他的呢?”
  “有一次班上放电影,是关于5.12地震的记录片,我哭的一塌糊涂,班上的女孩们还笑我多愁善感,结果我发现他也哭了呢!”
  “呵呵,哭就能让你喜欢上啊!”沈念摇了摇头,表示不解。
  “我是愤青啊,当然也喜欢愤青!”雅洁发来一个吐着舌头的可爱表情。
  “那他呢,喜欢你吗?”
  “他有时候会看我,我就脸红。”
  “那就是还好了,你没表白?”
  “没有,而且我也不希望他说。我怕表白了就什么也淡了,哎呀!妈妈好像回来了,哥哥,以后再聊啦!”说完之后,飞快下线。
  沈念看着最后一句话,不知道该怎么说。女孩子的心思,真的不好猜。想起自己和沫沫,不也是这样吗?那么,自己该怎么办。
  放下手机之后才发现只喝了一口的咖啡早变凉,起身走向服务台结账,顺便问服务员刚才的音乐,结果服务员也不知道,最后拿出CD让沈念自己找。
  《爱在四月雪》,唯一一首钢琴曲。
  出了奶茶店,雪依旧慢慢地飘,几个小孩子已经不在,不知是不是被家里人拉回家吃饭,只留下一个雪人坐落在旁边。
  沈念好奇地看着只有一只眼睛的雪人,真有点杰克船长的味道,就差没有上书我是海盗四个大字了,雪人手里的钩子还真的挺唬人的。也难怪,最近电影频道正放着《加勒比海盗》。小孩子难免看见帅气的杰克船长就想学一个。自己当然没有机会了,索性就塑造一个。男孩子们多少在童年的时候都会有着奇奇怪怪的偶像。
  突然想起自己小时候特别喜欢动画片,每天看《数码宝贝》,梦想着自己也能一不留神走进异世界,戴上特有的召唤器,一次次进化,这样就可以打倒大魔王拯救世界。每天都坐在院子里看太阳,希望什么时候太阳也能把自己给带走。可惜在自家院子里坐了好久都没等到什么异常情况,唯一异常的情况是一只巨大的野猫跑了进来,把自己吓的不轻。没有怪兽,只好用手里自制的宝剑到处乱砍,结果一不留神把妈妈刚刚种下的月季花给拦腰斩断。当然后果免不了一顿挨骂。宝剑也给没收。
  没有了降妖除魔的武器之后,自己伤心了很久,觉得在小伙伴面前抬不起头来。之后偶然的和父亲逛街,看到了柜台里的宠物机,可以养宠物的那种电子产品,顿时眼睛放光,不是因为它有多好玩,主要是它的外形和《数码宝贝》里的召唤器一摸一样。于是缠着父亲给自己买,当然好话说了不少。最终父亲答应了,条件是以后妈妈不在家的时候给沈念做泡面不许告状。
  有了召唤器之后的确光彩了几天,可是好景不长,动画片改成《四驱兄弟》了。自己的新玩具不再是焦点,大家都改玩四驱车,而且自己改装。有什么龙头凤尾之类的装备,还有非常昂贵的马达。沈念把许多的零花钱都投资在上面,而且还要参加街道小卖部的比赛,沉迷至极。终于有一天母亲发火烧了所有的装备和车。沈念哭了很久,就再也没有看过动画片,以免勾起伤心的回忆。
  看着身前的雪人,沈念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我只是记录生活,欢迎来到我的博客!
  如需转载,请咨询作者同意后,标明作者以及出处,谢谢!